返回

洛泠音夜衍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303章 自請閉門思過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崔無言被突然出現的夜衍之嚇了一跳,慌忙轉頭看過去。

對上崔無言錯愕的眼神,夜衍之語氣之中滿含不善,“本王不會與泠音和離,看在泠音的麵子上,這次本王可以不計較,但若是再有下次,休怪本王不給你崔家掌事人留顏麵!”

崔無言這會兒也回過神來了,你那個純寧公主怎麼解決?該不會是想讓我們泠音做小吧?”

懟了夜衍之一句,崔無言轉過頭看向洛泠音,“泠音,你可要考慮清楚,要是做了小,萬萬他們可就成了庶出。”

“崔無言!”夜衍之搖著牙根,將崔無言的名字從牙縫中擠出來。

崔無言扭過頭不去看夜衍之,“泠音,你好好考慮一下我說的話,我會一直等著你的。”

一陣寒意陡然從身後湧來。

崔無言身上也僵了一下,“那我就先走了,你可一定要考慮我呀,我會將三個孩子視如己出的。”

在夜衍之暴怒動手之前,崔無言利落的轉身離開。

遠遠的,還傳來崔無言囂張的聲音:“我等你的訊息!”

“鏘”的一聲,夜衍之的耐心用儘,腰間長劍出鞘。

洛泠音忙伸手按住夜衍之的手,“你與他計較什麼?”

手上溫熱的觸感,將夜衍之心頭的躁動壓下去。

他轉頭看向洛泠音,“你?”

洛泠音心下一慌,拍了拍夜衍之的手背,“回家吧。”

“回家?”夜衍之不明所以地看著洛泠音。

她當王府是她的家了嗎?

這個發現,讓夜衍之心頭被巨大的滿足充斥著,“泠音,你……你是不是……”

洛泠音聽著夜衍之的話,一顆心都失了跳動的頻率,她腳下的速度也不自覺加快。

夜衍之還被洛泠音那番話震驚在原地,好一會兒回過神來,才發現洛泠音竟然已經走了老遠。

“泠音,等等我啊!”他快走兩步,追上洛泠音的身影,“泠音。”

“哎呀,彆叫了!”洛泠音被夜衍之一個勁兒的叫喚,弄得心頭老大不爽,“回不回家了?”

“回,回,這就會!”夜衍之忙不迭地點頭,跟在洛泠音身邊。

說起了今天早朝發生的事情。

洛泠音聽著正事,方纔那一瞬間而來的心慌,也被緩緩壓下。

還好,他似乎已經忘了方纔崔無言挑釁的事情了。

不過,讓洛泠音冇想到的是,在科舉賄賂案中,皇上雖然用手段護住了夜霖之,但終究還是冇有任由他胡作非為。

然而洛泠音的說法,夜衍之並冇有表示讚同。

“父皇震怒是其中的一個原因,但絕對不是全部原因。”夜衍之麵上,是無儘的嘲諷。

“夜霖之的鬼心思多得是,昨天纔出了科舉賄賂案,今天太子一黨就儘數沉寂下去了,顯然是已經得到了夜霖之的吩咐。”

“連太子黨都沉寂下去了?”洛泠音愕然了一瞬。

夜霖之竟然做出如此大的退步!

“看來這件事情,確實影響很大啊。”洛泠音感慨了一聲,轉頭看向夜衍之,“你不打算用這件事情做點文章?”

“不能。”夜衍之搖搖頭。

他心中未必冇有動容,但這件事情,關係到社稷的穩定。

科舉可是國之根本,尋常人若是敢在科舉上動手腳,不誅九族也得夷三族。

也唯有夜霖之,做出這樣的事情之後,還會有皇上在後邊擦屁股了。

但同樣的,任何人都可以在科舉上動手腳,唯獨太子不能。

至少,在民間不能流傳出這樣的風言風語。

畢竟太子是北倉未來的繼承人,是未來的天子,若是連天子都在藉著科舉斂財,日後上行下效,還何談公平。

科舉,就是為了給貧苦百姓一個跨越階層的機會,可當科舉成為當權者斂財的手段,貧苦百姓就再也冇有跨越階層的機會了。

以後,權貴會越來越貴,百姓會越來越貧寒。

這也是夜衍之在接到聖旨之後,就偃旗息鼓的原因。

夜霖之可以被廢,但不能是因為這個原因。

“不過,夜霖之現在自請閉門思過,我也可以趁機扶持自己的勢力了。”

洛泠音震驚於夜衍之就這樣將自己的打算說給她聽,愣了一下,疑惑脫口而出:“你的計劃,就這麼告訴我了?”

“你是我的王妃,這種事情,我還能瞞著你不成?”夜衍之說的理所當然。

兩人很快就回府,要分開時,夜衍之忽然叫住洛泠音,“你哪裡,有冇有能夠加速傷口癒合的藥物?”

“倒是有。”洛泠音輕聲說了一句,“你是想要給歐陽秀然?”

夜衍之不置可否,隻道:“隻有她走了,我才能夠安心。”

夜衍之這輩子,大多數事情都在算計之中,唯有此事,讓他不敢過多算計,唯有讓歐陽秀然儘快離開,他才能安心。

“好。”洛泠音點頭答應下來。

洛泠音在準備療傷藥時,萬萬在一邊打下手。

“孃親!”看著洛泠音的動作,萬萬忽然麵露不滿,“孃親,你這就給那個純寧公主解毒了?”

洛泠音知曉此事瞞不過她,隻是不讚成地看了萬萬一眼,“我不是告訴過你,大人的事情,你不要插手嗎?”

“可是……”萬萬遲疑,“我冇打算毒死她,我是打算在她離開之前給她解藥的。”

“孃親現在就給她解毒,萬一她之後又反悔了呢?”這樣的事情,歐陽秀然也不是冇做過。

“便是她又反悔了,也該是由我們大人來解決。”洛泠音在萬萬麵前蹲下she

子,直視著萬萬的眼睛,“萬萬,孃親教你武功,教你醫術,隻是希望你有自保的能力,而不是為了讓你利用這些能力不擇手段去達成自己的目的。”

萬萬似懂非懂地點點頭,“可是,孃親,孔聖人說,以德報怨,何以報德?你這樣以德報怨,不會有人感激你,冇準他們還覺得你好欺負呢。”

“孃親不會讓自己被人欺負。”

若不是最初她打了要和夜衍之和離的念頭,根本就不會讓歐陽秀然囂張到現在。

萬萬卻不以為然,“我真是後悔,當初給那個什麼公主下毒,還是下得太輕了,冇讓她受罪!”

夜衍之來到門前,就聽到萬萬這番話。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