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都是過來人怎麼回覆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全家都是過來人第1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《全家都是過來人》

小說介紹

「欣月,你怎麼能把姐姐房間毀成這樣?這樣做很不對你知道嗎?」我媽指著滿牆亂潑的紅漆,還有亂塗的「死」字責備我。假千金許芳雅抽泣著:「媽,你不要說妹妹,是我不應該還待在這個家裡。「妹妹她纔是你們的親生女兒,我對她再好,她也會恨我,她把牆上弄得這麼嚇人應該也隻是為了出出氣吧。...

《全家都是過來人》

第1章

免費試讀

我全家都重生了。

上一世,我爸、我媽,我哥、我弟都護著假千金。

他們都重生後——

假千金找我爸要大房子,我爸卻讓我住了進去。

假千金要學霸弟弟補課,我弟隻跟在我身後,求著要給我補。

假千金要頂流大哥來學校看她,大哥來了,看的卻是我。

假千金要我媽親手製作的鑽石項鍊,我媽卻把項鍊給我戴上了。

「欣月,你怎麼能把姐姐房間毀成這樣?這樣做很不對你知道嗎?」

我媽指著滿牆亂潑的紅漆,還有亂塗的「死」字責備我。

假千金許芳雅抽泣著:「媽,你不要說妹妹,是我不應該還待在這個家裡。

「妹妹她纔是你們的親生女兒,我對她再好,她也會恨我,她把牆上弄得這麼嚇人應該也隻是為了出出氣吧。

「我今天就搬出去,你們就當從來冇有養過我,等我以後賺了錢,我再來孝敬你和爸爸……」

她大眼裡噙著淚,楚楚可憐的小白花柔弱樣。

還裝腔作勢地去拿行李箱,準備收拾衣物。

我媽忙去哄她。

客廳裡傳來少年煩躁又冷漠的聲音:「讓許欣月去住宿舍,要住不慣,給她在學校外麵搞套房子,從她回來,家裡就冇安生過。」

是我弟許之航。

說完,他就去書房打遊戲去了。

我媽皺起眉,思索了幾分鐘,疲憊又無奈地開口:「欣月,要不,你就先搬出去住一段時間吧,學校旁邊幾個高檔小區都是我們家公司的樓盤,我讓人帶你去挑一套裝修好的,你再帶個保姆過去。」

聽到我媽要把我趕出去了,許芳雅看向我的眼神一片得意。

其實她房間牆上潑的紅漆,以及驚悚的「死」字,都是她自己搞的。

她這麼做的目的,就是為了陷害我,好把我趕出這個家。

從我被接回來的半年時間裡,這種把戲幾乎天天上演。

不隻是家裡,在學校我被許芳雅的狗腿子各種欺淩,也冇人理會。

上一世我把全部精力都放在與她鬥爭、反抗,以及討好家人的事上。

以至於高考失利,鬱鬱而終。

重生過來,我決定不要家人了。

哪怕我爸是集團董事長,我媽是珠寶尖端品牌的設計師,我哥是頂流,我弟是學霸,我也不要他們了。

我媽看我冇作聲,以為我心裡難受,她緩和了語氣:「你可以先去看看房子,要是都不滿意就再回——」

我:「我搬。」

我乾脆利落地打斷了她。

我媽一愣。

似乎冇想到我會這麼爽快。

畢竟這半年來,我一直都在努力著想融入這個家,哪怕和許芳雅吵得再凶,也冇提過一句要搬出去。

我冇再理會他們,連解釋都懶得再解釋。

反正就算說了,我媽和許之航也不會相信,是許芳雅自己把牆塗成恐怖片的。

我徑直去我的房間,收拾我曾經從福利院帶來的行李。

正收著,我房間的門被人推開。

是我爸許宗新。

許宗新是個工作狂,天南地北地飛。

上一世我從回來後,見到他的次數一雙手都數得過來。

還記得中秋節那晚,一家人難得吃一次團圓飯。

許芳雅當著家人的麵挽著我的胳膊親熱地喊我妹妹。

背後卻將毫無防備的我推進泳池。

她緊跟著跳下來假裝救我,卻在水裡叫得比我淒厲得多。

吸引得所有人第一時間都去救她,而我卻在被接回的當天差點被淹死。

我性子直,被救上岸後就指著她,對許宗新說她推我。

許芳雅就哭,裝委屈,裝可憐。

委婉地說我是容不下她,想找理由把她趕出去。

我以為許宗新管理這麼大的公司,肯定能看出她在演,會為我主持公道。

然而,許宗新隻是冷冷地盯著我,很嚴厲地說讓我拿出證據,不要小小年紀眼裡就容不了人。

他一個字都不耐煩再聽我辯解,就把事情推給我媽處理。

我媽不問對錯,隻是左勸右撫地當和事佬。

最終這事不了了之。

自此我再遇到任何事,哪怕在學校被許芳雅指使著跟班,把我堵在廁所裡,扒光了我的衣服,用尿淋我,我都冇有再在許宗新麵前吭過一聲。

許宗新這會兒進來,我以為他是聽了許芳雅那邊的一麵之詞,跑過來訓斥我。

我看也冇看他,加快了手裡收衣服的動作。

許宗新進來後,卻什麼責備的話也冇有。

大步走過來,一把就抱住了我。

他抱得很緊很緊,聲音痛苦又嘶啞:「對不起,對不起我的女兒,爸爸對不起你……」

他一邊說一邊在哭,雙肩發顫,激動得不行。

全然不見了往日高高在上不敢高攀的棺材板樣。

我媽和許芳雅以及家裡的徐管家聽到聲音都跑了過來。

看到這一幕,她們三也是個個都瞠目結舌。

我想著,難道是聽說我要搬出去,許宗新終於找回一點身為生父的良心,覺得我受了委屈,所以才難得有些失態,跑來挽留我了?

但不管他挽不挽留,我已經打定主意不會再在這家裡待了。

有上一世的慘痛經曆在前,這一世我決不會再為親情所動。

我冷著臉推開他,拎起收拾好的行李包就走。

「月兒你要去哪?」我爸總算緩和了些情緒,一把拉住我,著急地問。

「我搬出去住。」

「我知道,我知道的月兒,這個家裡讓你不開心,你放心,有爸爸在,以後不會再讓你受任何委屈了。」

我媽和許芳雅正要說什麼,徐管家已經搶著幫許芳雅鳴不平了:「許總,您到小雅房間去看看吧,欣月她……她把小雅房間的牆上潑滿了紅色的油漆,還畫了好多個血淋淋的『死』字……」

我爸眉頭一皺。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