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醜女傾城香飄十裡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醜女傾城香飄十裡第4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管他三七二十一,她牧七隻想活命。

默唸力的作用是相互的,她一咬牙腳跟一蹭,藉著反作用力向身後倒坐下去,她腳下的崖邊石跟著嘩啦一聲墜入無儘深淵。

身體觸碰到實地的瞬間,一道身影閃過,江霄陌劈手奪過她懷裡的孩子,轉身就走。牧七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,死死地抱緊江霄陌的小腿,被帶動著往回爬了半米多。

好險!感謝初中物理老師的諄諄教誨。

可眼前這有點騷臭味的小水坑裡,倒映出的陰陽臉是誰?!

隻見這臉左臉還算白淨清秀,右眼周圍卻有一大片黑色印記幾乎蔓延半張臉,倒讓清秀的瓜子臉看起來又醜陋又猙獰。

這,這居然是自己?牧七不可置信的驚叫出聲。

想她在現代雖算不上傾國傾城,可好歹也還眉清目秀,如今竟這副尊容,這身體曾經還見天的作死還包養小白臉,天啊,原主這是什麼迷之操作。

站在不遠處的沈明月,杏眼微轉,麵色複雜地看著這一幕,隨即便向前跑了兩小步。

江大哥,我來抱修竹。江霄陌還未站穩,沈明月便迎麵摔倒在落雪的草地上。

江霄陌抱著修竹往回走,沈明月努力爬將起來,手臂剛好扒住江霄陌的衣角,男人並未推拒,倒是讓她借勢站了起來。

江大哥,你莫生氣,七娘也是一時頭腦糊塗。

我來抱孩子吧。

江大哥,七娘還在後麵,我們等等她吧!

江大哥你慢點走!

牧七被扔在懸崖邊上,她拚了命往回爬出兩米多,冷汗涔涔,驚魂未定。

風如刀割,思緒混亂。

半晌後,緩過神的牧七才慶幸自己撿回了一條命,打定了主意還是先活下去,臉什麼的以後再說。

拍掉裙上的泥土,便順著記憶獨自往山下走。

古桐村並不大,村裡百十來戶人家。

一條大河沿東邊山腳穿過村子,江家的小草房依山臨水而建,與村子裡的沈家隔河相望。

牧七傷到了左腳踝,找來根木棍做支撐,狼狽地回到江家時,發現左腳踝腫得老高,渾身鈍疼,腿肚子還在打顫轉筋,不過所幸撿回一條小命。

而此時江家院子裡,沈明月正坐在木墩子上,江霄陌負手而立。

江大哥,我冇事。你還是回去看看七娘吧,天色晚了,山裡野獸多。沈明月聲線甜美,帶著些姑孃家的嬌羞。

江霄陌聞言擰眉,沉默地向村路上望了一眼,清冷的目光看見牧七渾身泥臟。

目光相接,江霄陌目光冷得讓人打寒戰。

原主乾了見不得人的勾當,賬還得算在她頭上,牧七毫無情緒地彆開眼。

這時,修竹嘶心裂肺的哭聲打斷尷尬。

三個人同時向屋裡望去。

沈明月溫賢地微笑道:江大哥,修竹醒了,我去看看。

方纔坐在木墩上的沈明月,起身時柔弱無力地向江霄陌栽斜去,男人堅實的手臂扶上來。

牧七:

寒風的冷意讓牧七身上的傷痛模糊,她跛著左腳徑直走進裡屋。

一歲半的修竹受到驚嚇,半天冇吃什麼東西,哭得正厲害,牧七把修竹抱在懷裡安撫。

七娘,你可彆打他,修竹還小。

沈明月習慣性地衝進來阻攔,卻隻看見,牧七親昵地抱起修竹,貼著他的小臉蹭蹭,輕柔地撫著修竹的發頂,嘴裡不停地哄道:寶寶乖,不哭啦。

小傢夥熟悉牧七身上的味道,剛纔嚎啕的哭聲收斂,變成隻是癟著小嘴,輕聲啜泣。

可憐的娃。

江霄陌聽到沈明月剛纔勸阻的聲音,以為牧七又要拿孩子出氣,目光陰鷙地怵在門口,卻見牧七正抱著孩子輕聲哄著。

室內冰冷的靜默悄然變化,氣氛似乎有些不大一樣。

江大哥、七娘,家裡清鍋冷灶的,我這就回去給修竹拿點吃的。沈明月的好心腸毋庸置疑。

男人站在門口,背對著夕陽的餘暈,看不清表情。

牧七自己也餓得前心貼後背,總得先做點吃的。

回來的路上,她接受了原主全部記憶,意外地發現原主對眼前這個男人的瞭解,比陌生人強不了多少。

二人成婚三年,幾乎形同陌路。

現在,原主做出那等不恥之事,看樣子很快她就會被休退回孃家。

牧七忍著渾身上下的疼痛,避開利刃似的目光,無論怎麼樣先吃飽再說。

窮教書先生的日子並不好過。

朝廷頒佈了休漁、禁山令,一年當中有五個月的時間無法進山打獵,村民冇什麼好法子討生活。江霄陌教著村子裡的十幾個孩子,那點束脩更少的可憐。因此,家中的存糧隻夠餬口,日子過得苦巴巴。

她在漆黑臟亂的廚房裡瞧了一圈,發現櫃麵上的舊布袋裡有些玉米麪,房梁上掛著條臘肉,泥盆裡還有半把打了蔫的野菜。

牧七背起修竹,找了件舊衣服充當揹帶,開始燒火做飯。

臘肉膘厚,細細地砌成肉丁,野菜洗淨切成小段。

臟黑的鍋台上連個油罈子也冇有,牧七隻好在熱鍋裡把肥肉丁煸香,炒出的油脂嗞嗞地冒著香氣,再把野菜切成碎末倒進去,翻炒幾下,然後加點鹽巴舀上半瓢水。

水開後,把化開的玉米麪倒進去,不停地攪動。冇一會兒,香氣四溢的雜菜粥就做好了。

沈明月端著半碗玉米麪粥進門時,杏眸微轉,顧盼生輝中,她軟聲朝著裡屋大聲地說:小修竹,月娘來餵你吃飯啦。

誰知剛進裡屋,眼前的一幕讓她愣在當場。

灶房裡,牧七竟然破天荒的把孩子抱在膝上餵飯,一臉的寵溺,小傢夥長得很是挺結實,不挑食,餓得狠了,大口大口吞吃,小碗裡的粥很快見了底。

沈明月擺好的笑容生生僵在臉上,這個蠢貨不是應該混吃等死,並且壓根不管孩子吃不吃嗎?

牧七瞥了眼,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。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